【瑞R】心甘情愿 R

瑞r五十天企划,9.27。来迟了,致歉。


预警:

ABO,车预警。

第一次发车,业务不熟练也不够香甜海涵,挂了评论我会补档。


走下:


https://m.weibo.cn/5516411360/4289036233301745

2018-09-28

【瑞R三十天挑战】

致歉。
我会写完三十天的,总编不出故事只得暂且搁置一段时日。
本以为坚持的下来,现在看来困难的很。
近日没有笔力再爬回墙头实属抱歉。
多谢理解。

以上。

2018-08-09

【瑞R】三十天挑战-DAY6

今天的我没有迟到,开心。这个故事不好,干且涩。

-

欢迎回家。

-

RK收到信件的时候战事早就结束,他不曾想过信件会送到他的手里,多年摆设的信箱唯一一次发挥了它真正的用处。因该是在信箱中待了太久的缘故,信件中陌生的字只能勉强辨认,纸张带着泥污和干涸许久的血迹,还有一撮鲜亮的红缨。

-

“Kidder·Robert:

最近过的怎么样。

虽然很想这么一问,我知道我永远得不到答案了。你收到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尽管不知道如何才能联系到你,但我相信你会收到这封信的。战争即将胜利,最后一场战役我无力加入,信也不得不恳请捷克亲王为我代笔。

战事不如预料中的凶险,他们打...

2018-08-07

【瑞R】三十天挑战-DAY5

今天依旧免不了迟到,好像只有第一天没有迟到吧quq。

-

黑森林深处看不见星空,入了夜也只是侵入骨子的萧条。这个终日连阳光都不曾见过几回的森林更不用提在夜晚看见星空,能在树叶斑驳中感到冷清月光投下的阴影已是万幸。

瑞琪不免低低的叹了口气,没有星月相伴的夜晚终归是冷清了点。时候应该已经不早了与其赶路不如稍事休息,瑞琪这么盘算着寻了一处树根背靠着坐下,闭上了眼睛。耳边知了依旧不知疲倦的喊着给这个地方添了点生机,无风的夜晚树丛扑簌蹿出一团黑影,来人手中利器带着寒光抵在瑞琪喉边,后者没有理睬任由冰冷的器物贴着动脉,开口是一句训斥,“不在家里呆着,你来做什么。”

来人讨了个没趣收了手里武器,靠着...

2018-08-07

【瑞R】三十天挑战-DAY4

day4的我还是迟到了,抱歉。

-

RK睁开眼的时候对上了瑞琪一脸焦急的蓝色眸子,开口嗓音沙哑的完全说不上话,“瑞……”干笑几声张口做了个没事的唇形。没等瑞琪发火兀自接过他手里的玻璃杯,大约是生病的原因浑身使不上力气,稳不住手中的杯子眼前一黑只能任由它自由落体。

哐当!

男人常年不变的冷硬脸色上寒气更重了几分,一言不发出门重新接了一杯水喂到小孩嘴边。也许是心疼,男人常年紧皱的眉间微微舒展缓下了神情语气,是从没展现出来的温柔耐心,他揉了一把小孩的头顶,“喝了它,病才好。”

男孩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不同于往日的听话,抿着唇一副极力抗拒的模样,小小的手抓着被子角,轻如蚊声的开口带着重重的奶音...

2018-08-06

【瑞R】三十天挑战-DAY3(下)

今天也晚了些时间。

-

风刮的猛烈使劲吹着阳台的门,即使是在室内也能听见呼啸的风声,十二月底的雪下的极大,几乎已经能看见积起来的一层薄雪。偌大客厅空荡回响着时钟不紧不慢地滴答却不显得冷清,炉火正旺噼里啪啦的是木柴燃烧的声音,圣诞树下乱七八糟堆了不少礼盒,粉嫩的扎着大蝴蝶结的,用了很酷的深色包装纸包的夸张的,还有着素色的不那么起眼礼盒。

瑞琪端着杯子,大咧的坐在沙发上,夜发的青年身上裹着毯子把自己团在沙发另外一侧,双手握着咖啡杯,时不时用他冰冷的光着的脚丫子踩着瑞琪的腰窝取暖。老旧留声机里播着圣诞歌曲,嘎吱嘎吱的却没有平时那么让人心生厌烦。

今天是23号23点。距离24号还有一个小时。瑞...

2018-08-05

【瑞R】三十天挑战-DAY2 (上)

迟到了挺久,这个故事写今天不完了留给day3继续好啦

-

窗外的雨蓦地就这么落下了,接连几天的低气压像是得到了赦免一样毫不客气的敲打空无一人的街道还有阳台的瓷砖。暖黄色灯光照亮木桌在堆积的书本后面投出一片阴影,墙壁挂钟秒针定格在数字十二复又带着从没变过的节奏继续下去。羽毛笔尖戳在桌案羊皮纸上,执笔的人大约是在走神,浑然不觉已经晕开的深色的墨迹。风势来的迅猛刮开阳台上没有关严实的门,雷声吞掉了玻璃撞击重物的碎地声,呼啸着裹挟雨滴在木质地板留下水迹,一片狼藉。

桌案前的人突然间回神,盯着那卷做了废的羊皮纸半晌尽数揉捏扔进废纸篓。眼中满是惊愕的看向已经无法收拾的阳台,顾不上碎地的玻璃勉强锁上了...

2018-08-04

【瑞R】三十天挑战-DAY1

-

“想什么呢?”

耳边突兀的声音把瑞琪从思绪的那一边抓了回来,大约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仍旧保持着先前的模样,一脸微笑——心情极好的样子。

弗兰克不得不再重复一遍刚刚的话,他现在确定他的上司肯定是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他这次的目标是小公主房间的那幅油画。我们的部署只能在房间门口和窗台外……他现在是越发的目中无人。”

“现在你是团长,弗兰克。”瑞琪收起了方才的如沐春风,换上了工作时常有的严肃,“我相信你的判断力,保住画。”

-

瑞琪仰面靠在座椅上,入目是从来没有变过样的天花板,大概还是有一点变化的,他想。

在RK在是个捣蛋鬼的时候,少年心性张扬,不可一世四处涂鸦再偷了3个亿也毫无悔改...

2018-08-02

【平韩平】没名儿

#互攻#。注意避雷。

大半夜睡不着觉随手糊了个段子,就不打单人tag了。
将就看叭,会有后续,应该是个短篇。
祝食用愉快( ´▽`)

棕黄带红的液体兑水后焦香顷刻溢满整个酒吧,舞台边缘不时扫过的灯光折射低矮杯中似是要割裂酒体,在天花板倒映出海面一样的波纹。
苏格兰威士忌一向是这个男人的最爱,他不紧不慢的叼着烟斗填塞烟丝再吸两口才宣誓了这矮杯中液体的主权。
孙哲平注意这人有很长一段时日了,曾一连七、八日能见他坐在这个还算偏的座位,当然在问明选择座位的缘由后他却是有点哭笑不得,好吧,这是后话。扯回正题,之前的那种情况只是偶尔中的偶尔,男人并不经常来这儿,比方说今天,首席调酒师孙哲平准备收拾东西下班...

2018-07-10

【瑞R】一个短打。

全文肝完删,或者肝不下去那就这样了。
黑帮警匪paro预警。

RK终于看清搜捕几年仍未抓获的,地下军火组织头目的模样。
“晚上好,警察先生。”来人笑的一脸轻松,没有再顶着奇怪的古旧骑士头盔,一头金发耀眼和周遭格格不入,休闲服饰的扮相更像是偶然间路过此地的一个大学生。约是觉察到眼前人的紧张,他高举双手做投降模样,“我没什么别的意思,放心。”
“你可藏的真好,‘团长’先生。”用着奇怪代号的警察话中带刺儿,好吧,他一直话里藏话,“终于见到您了,我算算,咱们认识几年了?一,二,三……四……五……六……哦,原来七年了啊……”带着一副恍然大悟的语调他细致的计算着数字。
“不,是八年。”被叫做‘团长’的男人认真...

2018-06-04
1 / 2

© 与醉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