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R】蓝珍珠5-6

·伪原著(架空)

·私设成堆

·CP瑞R、少量菩库。

·RK库拉人鱼设定,

·RK全名Robert Kidder

·拉姆改为精灵。人类是没那东西的设定。

·时间线沿用原著,但求不较真。

·菩提已故。

·么子和捷克同父同母,捷克年长,且没有黑猫一说,故,王位继承人为捷克。么子幼龄设定。

·别问我为什么乐乐最后是瑞琪收养的,而且也是人鱼设定,因为我突然想到的,半人半鱼不太靠谱。乐乐和么子一样大,日后是好友。

增:

·蓝珍珠的梗出自于怪医黑杰克OVA10,【传闻得到蓝色珍珠的男人,必须娶赠送的那个女孩为妻,是姑娘们示爱的信物。】这句是原话,特此注明。以及黑杰克真的超级好看^_^。

·这篇文章赠过一位朋友,我是说如果看到不算是盗文或者抄袭,特此说明。

1-2

3-4

5.

瑞琪不可置否的又想起少年人鱼的模样,少年人鱼紧盯瑞琪刻下的名字笑了很久,似乎是很开心的样子。忽而又止住了笑,稚嫩的脸颊神情严肃,小小的蓝色珍珠,落在瑞琪的手心,忽的又抢走了它,不知道藏去了哪里。

这是骑士团进入黑森林的第一个月,潮湿带毒的空气侵蚀着每一个人神经,探索的脚步才刚刚搜寻完黑森林外围,却也有近乎半数的士兵因为体力,水土不服,中毒等原因被送回了哨站医院。后续的搜索工作也因为人手不够而不得不暂停,瑞琪只能下达撤退的命令。他本以为那位叫做RK的青年会去找他,他想当面喊他的名字说句好久不见,他还有很多话想好好的告诉他。以及有关蓝色的珍珠的传说——传闻得到蓝色珍珠的男人,必须娶赠送的那个女孩为妻,是姑娘们示爱的信物。

因为珍珠的稀有,这样的赠礼只是在人鱼之中流行。过去,会有人类拜托好友人鱼帮忙寻找,而再黑森林大火之后,人鱼的存在都鲜有人知,更不用说是传说,但人鱼并没有忘记,他们依旧会千幸万苦的去寻找一颗稀有的蓝色珍珠赠与爱人。但是在摩罗地海海域,好运气的渔民会偶然间捕捞到一颗这样的珍珠,是那个小镇独有的稀罕物。

这还是夏天时候的事情,在得知菩提也认识一条人鱼的时候,瑞琪经常性在训练之后叼着一根儿冰棍跑到老师那儿去。

    老实来说,菩提的日子过得也不那么好,虽然是挂名“舰长”听上去很威风的名头实际上只是国家里让着给管一些杂兵的破烂儿职业,不光是给予的报酬不多,天天在海里面飘来飘去几千公里之内就这么几艘“小破船”。虽然这事儿菩提心里面门儿清,人还是整日乐呵乐呵的——那时候菩提也就二十出头刚成年没几年的小伙子。也有关系不错的经常性问菩提怎么想的会带一个小拖油瓶,这种时候菩提总打着哈哈给忽悠过去了。事实上,瑞琪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看你这小子挺机灵的,就顺带带回来了。

    这头金发长得挺好看的。

    那时啊,看着挺顺眼的。

    你老师我慧眼识珠,知道你以后肯定能有所作为。

    因为,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故人。瞎扯的,你还真信,我这么年轻哪儿来的故人。

    除了为什么会收养瑞琪这一点儿之外,菩提几乎是事无巨细的瑞琪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包括有一位男性的银发紫色人鱼的故事。在这点上,菩提总会各式赞美他。

    老师,你是不是喜欢那人鱼。

    正在喝水的菩提差点给呛到过世,怎么可能!我说啊,库拉就是个还没成年的毛头小子,呃,比你大点儿,那也就小鬼一个,有一回,我在甲板,他就突然冒出来,大半夜披头散发的,简直活见了鬼了。

    这个故事我都听了十几遍了,老师后来呢?

    后来啊……就没有后来了,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了。

    这种时候的菩提总会很沉默。

    后来,瑞琪大些了,他发现菩提的老房子里尽是些奇怪的藏品,也都是些海里的东西。其中,他最喜欢的是一颗小心的放在天鹅绒上的蓝色珍珠。当然这东西菩提异常的宝贝,瑞琪只能看着而不能碰。

    老师小气鬼啊,难不成是库拉送你的定情信物?

    嗯……差不多。罕见的,菩提并没有在这上面的打哈哈。

    老师,你……

    我什么我,小小年纪别乱想,你只有好好练武好好学习才能混的好,到时候要什么没有。

直到瑞琪在多年之后碰到那位传说中的人鱼或者说恶法师的时候,他才知道导师最终没能和他在一起的原因。

 

6.

七月的黑森林看不到阳光,四处是茂密的树枝叶片遮蔽住天空,明明是燥热的夏天,森林内部却是凉爽的偶然间有阳光透过树枝洒下带来的一点点温暖大概是行军途中唯一的乐趣。古木参天的榕树树根向外延伸了几公里,穿过榕树就是古旧的遗迹——红龙就在那儿看守人(摩尔)王的宝藏,这也是契约之一。偶然间寻到的一张古旧的地图描绘了黑森林的全貌,上面详尽的标明了黑森林的危险。

瑞琪是第一个站到遗迹前的。

红发青年眉清目秀中带着凌厉与威压,他再次问道,“你确定?”

“我知道你没有理由放弃这次这次机会。”隐秘之处的红眸盯着着他,似是胜券在握。

“真希望你不会后悔。”青年下一秒爆发出一声长啸,身躯渐大。他瞥了一眼外面的人影,声音哄厚,“是谁在打扰我的美梦?”

“很抱歉打扰红龙阁下的梦境。”瑞琪一步踏出,向巨物行了一礼。

“就是你吗?”红龙眯了眯眼睛,炙热的龙息喷洒。

瑞琪还未应声作答,RK就先一步放出了袖箭,直指龙眼。

红龙似是气急,大吼着护在宝藏前方,“卑鄙的人类。”

瑞琪敏锐的觉察红龙把他和RK当做一伙的了,也就不再解释;“上!”藏在暗处的骑士在进入洞中的同时拉开阵势,几乎没有指挥,却是训练有素的手持盾牌长枪进攻。而RK的弓箭一发又一发,却是巧妙地避开了龙类的所有的要害,在红龙的的身上留下了无伤大雅的伤害。红龙嘶吼的喷吐火焰,长长的巨型尾巴,扫中一批又一批骑士,掀翻在地。金发骑士的头盔在这场混战之中不见,而眼前的红龙依旧凶猛,他看着罪魁祸首,后者似是在震惊中想起不久前的对话,“你别小看人类,其中有一位很厉害。”红龙知道了他是做了多么蠢的交易,他大概不死也要重伤了。

锁链绕上龙类庞大的身躯,锁紧,骑士压上。长枪在这一刻刺进了肉里,献血喷洒,红龙长啸,是更甚的龙息。所有的骑士被甩在石壁之上,又是一阵的地动山摇。瑞琪此时已经冲上了龙尾,几个起落间,铁剑斩落尾棘。红龙的口含火焰,射向瑞琪,后者一跃而起,一个漂亮的空翻躲过落下时一枚箭矢正在脚边,是RK的袖箭,精准的计算到他的下落位置。瑞琪借力再跃,侧身避开龙类的又一次攻击,半跪在龙背。铁剑已废,雪亮的长剑自暗处飞来,瑞琪稳稳接住,好剑,他暗道。再次前冲,龙类背棘上是整齐平滑的切口。红龙似是痛苦不堪,手中的剑毫不犹豫的砍向龙颈,热血喷洒四溅,红龙应声倒地。瑞琪在几个起落后潇洒落地,长剑回鞘,在场的所有骑士欢呼雀跃。

一抹黑色悄无声息的接近龙身前的宝箱。“RK!”有骑士一语道出他的名字。

“危险!”瑞琪发现原本气息已尽的庞然大物竟睁开眼,灼热的龙息喷洒在将要够得宝藏的的RK身上。来不及了,几乎是平生最快的速度他奔上前去推开了RK,恍惚间他似乎听见一声沉重的叹息。瑞琪没能躲开来自红龙的最后一击,他把RK护在身下,金发狼狈的散落粘连在脸上,RK从未见过那样子的瑞琪,作为遮掩的面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碎裂,红眸之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开口却发不出声音。“Kidder。”他清楚地看见瑞琪嘴角开合——是他的名字,泪水决堤。“人鱼其实是有眼泪的,只是因为生活在海中没人知道。”我看见了人鱼的眼泪了,导师,是很痛苦的表情,真的不想再见了呢。

岩石因为龙类剧烈的攻击开始崩塌,RK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甩出了洞外。“瑞琪——”他近乎是无力的咆哮,却被砖石的轰然声音淹没。

“嘛,你别紧张啊。”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我可以给你个杀死人鱼的机会——我知道你恨死他们了。只要你的一把剑和不杀人类的条件。”

“怎么样,很划得来吧。”

“是把你关在这里的夫妇的儿子,是不是很带感?”

“不过,你别小看人类,其中有一位很厉害。”

剑和剑鞘随着风浪被吹到了洞外,RK看见了系在上面的小瓶和里面的粉末,捏紧的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他就这么站在洞外,周围的谩骂他已经听不见了,怀里的小精灵也在激战中饱受创伤,他不敢去看周围人的表情,也不敢听见“瑞琪”二字。 

7

评论
热度 ( 16 )

© 与醉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