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R】蓝珍珠7

·伪原著(架空)

·私设成堆

·CP瑞R、少量菩库。

·RK库拉人鱼设定,

·RK全名Robert Kidder

·拉姆改为精灵。人类是没那东西的设定。

·时间线沿用原著,但求不较真。

·菩提已故。

·么子和捷克同父同母,捷克年长,且没有黑猫一说,故,王位继承人为捷克。么子幼龄设定。

·别问我为什么乐乐最后是瑞琪收养的,而且也是人鱼设定,因为我突然想到的,半人半鱼不太靠谱。乐乐和么子一样大,日后是好友。

·蓝珍珠的梗出自于怪医黑杰克OVA10,【传闻得到蓝色珍珠的男人,必须娶赠送的那个女孩为妻,是姑娘们示爱的信物。】这句是原话,特此注明。以及黑杰克真的超级好看^_^。

·这篇文章赠过一位朋友,我是说如果看到不算是盗文或者抄袭,特此说明。

1-2

3-4

5-6

7.

这一场与红龙的战争,后世称其为红龙之战。史学家在研究这一混战时绕不过去的一点是为零的死亡人数。他们分析红龙的能力和骑士团的整体实力做对比发现二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尽管是在史料记载中无限夸大当时骑士团团长瑞琪,同样也不能作为参照,另一位该战中的主角RK在战后受尽指责谩骂,史学家认为和他的关系必是很大的,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成了未解之谜。现下的人们无暇顾及这样一个重大的疑点,他们最为敬仰的团长和红龙一起埋在了废墟之下。

明明战争胜利,整个国家却笼罩在深深的悲伤,七月才刚刚结束天空蓦地飘起了雪。

这个夏天有一点点冷。

 

RK反复无常的做着同一个噩梦,金发的少年把他拉出了终日无光的海底,下一秒却在火焰中被烧成灰烬。

瑞琪认出他了,RK这么想,这个世界上知道他真名的只有四人而已,但是从天堂跌落地狱的感觉就没那么好受。

他大概是回不来了。

每每想到这点,RK的心都狠狠地绞痛,他宁愿相信瑞琪只是被埋住了还没有没救出来也不愿意去相信报纸上说的牺牲二字。他说,他一定会最先找到瑞琪的。

 

废墟之中的守备森严,他几乎没有办法潜入其中,只能远远的观望探听消息。几个月后瑞琪被发现在龙骑士团——那是另一个世界,一个人和龙和平相处的地界。他还活着,光是这点就足以让人高兴了。

官方的报纸上这么写着的。

 

不知为何,回归后的瑞琪没有再去骑士团,他做回了他的舰长。

RK深夜造访了古旧的树屋,瑞琪就那儿,互知根底的第一次相遇,RK想不出应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瑞琪,他知道自己是做了多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没有带着那副面具,胡乱的扯出一个笑作为开场白,“好久不见。”

RK的通缉令已经挂满了大街小巷。

瑞琪沉默了片刻眼神坚定,一晃而过的温情神色后他冷着脸,“近身肉搏你打不过我,我放你一回,我必须以国家为重。”

剑锋直指咽喉,RK没有移动,依旧维持着微笑,故意大声的用着轻松的口气,“别那么紧张嘛,瑞琪大团长。”

入肉三分,血丝下渗“我认真的。”

RK抬手拍开了剑身,依旧是那种轻松的调笑口吻,“好吧,真是败给你了。”

RK自己也记不清楚是以一种何其狼狈的样子逃离心上人的视线。他依旧看见系在剑鞘上的小瓶——他本应该在那个晚上选择等瑞琪想他起来的。

 

在瑞琪回归后的次年,法律大修,对于公民的定义更加完善,不再仅仅是人类,活在这片土地的所有生物都将纳入公民的范畴。提议者是瑞琪,议会之中他曾经列项有关红龙以及龙骑士团的生存模式得到了一致的肯定,草案在三日内就已通过。日后的发展证明此举大大缓和了人族与百族的关系并且有效治理了频发的无从下手的案件,瑞琪的名字再一次响彻了整个国家。

办事处的人称在公布新修缮的部分法律后,有许多人前来申请公民证,包括龙族与传说中的人鱼以及销声匿迹的百族。

“您好,请问是来申请公民证的吗?请填一下这张表格。”

粒粒笑着接过了填写完整的的表格,字迹很是漂亮,除了姓名这一栏是她看不懂的文字,她有些歉意的笑笑“人鱼先生您怎么称呼?”

“Robert Kidder。”夜发的青年笑的很是温和,补充道,“这是黑森林语的变种。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称呼我也RK。”

梳着干净利落马尾的少女惊讶的捂住了嘴,看着青年绯色的眸子,满满的不可置信。“那个,先生?”

“的确是我,嗯,前不久通缉令上的那位。”RK依旧不改温雅的笑意。在法律的修缮完后,瑞琪出声为RK辩护,作为当事人之一,巧妙的避开关键问题,夸大RK在此战中的功劳,成功的让老朋友撤下了对于RK的通缉,对外声称是将功补过。

“我实在不能相信,您竟然不是人族。”

RK笑着接过了少女敲章的表格。“没什么不能置信的。”

“左手边的房间里,在那里露出本体后就可以领取公民证了。”粒粒微笑着指明了步骤。

“下一位。”

 

瑞琪收养了一个叫做乐乐的小孩,和公主同龄。

“怎么,瑞琪,见不到公主殿下说一遍空虚寂寞冷了是吧。”已经是如今的团长这么调侃瑞琪。

“去去去,弗兰克我是这种人吗?”

“为什么收养我?”在弗兰克走后,乐乐眨眨眼睛问瑞琪。

瑞琪无可避免的想起了导师和年幼的自己。

“看你这小子挺机灵的,就顺带带回来了。”

“这头金发长得挺好看的。”

“那时啊,看着挺顺眼的。”

“你老师我慧眼识珠,知道你以后肯定能有所作为。”

“因为,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故人。瞎扯的,你还真信,我这么年轻哪儿来的故人。”

 

瑞琪最后一次看见RK时,他抱着已经熟睡的小孩,敲响了瑞琪的家门。

这个小孩瑞琪有点眼熟,“这是……附近那个孤儿院里的孩子吗?”

RK点头,声音有点哑,“是我父母朋友的儿子,他们已经不在了。父亲叫米克,母亲名雪莉,姓摩。这孩子叫乐乐。”照顾好他。

“是人鱼吗?”瑞琪接过了这个叫做乐乐的小孩。

“我希望他作为人类活下去。”

 

乐乐收到了一个包裹,没有署名,“哥。”他这么叫着瑞琪。

未命名的包裹中寄了成对的蓝色珍珠,其中一个的里面隐约是雕上了瑞琪的名字。

记忆中的少年人鱼忽而又止住了笑,稚嫩的脸颊神情严肃。小小的蓝色珍珠,落在瑞琪的手心,忽的又抢走了它,不知道藏去了哪里。再回首,人鱼已不见踪影。

礁石上刻着的名字在无数次的风吹雨淋中模糊不清。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与醉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