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韩平】没名儿

#互攻#。注意避雷。

大半夜睡不着觉随手糊了个段子,就不打单人tag了。
将就看叭,会有后续,应该是个短篇。
祝食用愉快( ´▽`)


棕黄带红的液体兑水后焦香顷刻溢满整个酒吧,舞台边缘不时扫过的灯光折射低矮杯中似是要割裂酒体,在天花板倒映出海面一样的波纹。
苏格兰威士忌一向是这个男人的最爱,他不紧不慢的叼着烟斗填塞烟丝再吸两口才宣誓了这矮杯中液体的主权。
孙哲平注意这人有很长一段时日了,曾一连七、八日能见他坐在这个还算偏的座位,当然在问明选择座位的缘由后他却是有点哭笑不得,好吧,这是后话。扯回正题,之前的那种情况只是偶尔中的偶尔,男人并不经常来这儿,比方说今天,首席调酒师孙哲平准备收拾东西下班一眼看见这个几月不见的人当即决定和别人调了班选择继续留下。
他极自来熟的和来吧台点酒的人打个招呼,心情极好的用上了前几日才学到的不怎么标准的港腔,语气轻佻,“韩sir,来点什么?”
“和往常一样就行。”对方的心情似乎也挺好,末了接了一句同样不标准的港腔,“孙sir。”

评论 ( 2 )
热度 ( 4 )

© 与醉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