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R】三十天挑战-DAY1

-

“想什么呢?”

耳边突兀的声音把瑞琪从思绪的那一边抓了回来,大约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仍旧保持着先前的模样,一脸微笑——心情极好的样子。

弗兰克不得不再重复一遍刚刚的话,他现在确定他的上司肯定是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他这次的目标是小公主房间的那幅油画。我们的部署只能在房间门口和窗台外……他现在是越发的目中无人。”

“现在你是团长,弗兰克。”瑞琪收起了方才的如沐春风,换上了工作时常有的严肃,“我相信你的判断力,保住画。”

-

瑞琪仰面靠在座椅上,入目是从来没有变过样的天花板,大概还是有一点变化的,他想。

在RK在是个捣蛋鬼的时候,少年心性张扬,不可一世四处涂鸦再偷了3个亿也毫无悔改之心甚至乐在其中,警署整日鸡飞狗跳也闹不到骑士团来。大约是艾尔咒骂的实在厉害,RK捣乱还真的捣到了骑士团,捣去了瑞琪办公室。

“RK。”彼时的瑞琪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年纪不大的青年,后者的整张脸都埋在面具下面,又独独能看见唇角上扬起来的弧度,和照片中的分毫不差。

青年毫不意外瑞琪能认出他来,“骑士团团长,瑞琪。19岁,5岁那年黑森林大火,父母双亡。从小被前任骑士团团长菩提收养,原因不明。跟随红发菩提修习剑术,于十八岁成为骑士团最年轻的团长。”像是背诵档案一样,夜发青年三言两语基本就概括了他的前半辈子,声音清朗还带着笑。

瑞琪开口重复那个两个字母,没有出声,眼睛里却是写尽了笑,更甚之前。

-

的确有什么不一样了。

RK没能在弗兰克手里带走油画,撤走路线的拐角明显是一个骑士的阴影脱口而出那个名字,“瑞琪。”

“不,你认错人了。该是你束手就擒的时候了。”弗兰克一手提着剑拦在他去路。

脚下步子明显是一个停顿,RK不由自主想起他第一次和瑞琪的交锋,那人不过是大了他三岁,却总那么老气横秋。金发骑士拔剑相向直抵着他喉间,说着规劝的话行为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束手就擒,未成年还能减刑。”

已不是当年捣蛋鬼的男人勉强维持了那个乖张的笑,“除了瑞琪没人能拦得住我,让你失望了。”

夜晚风吹的猛烈,带着不知哪里来的沙砾,刮进了弗兰克的眼睛,下意识的闭上了,再睁开已没有了RK的身形。唯空气中留下了一句模糊不清的瑞琪二字,恍然还能再听见一声不明情绪的洒脱。

-

RK再没来预告函了。


END

评论
热度 ( 17 )

© 与醉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