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R】蓝珍珠1-2

·伪原著(架空)

·私设成堆

·CP瑞R、少量菩库。

·RK库拉人鱼设定,

·RK全名Robert Kidder

·拉姆改为精灵。人类是没那东西的设定。

·时间线沿用原著,但求不较真。

1.

    位于国土面积中心位置的主城繁华且富饶,摩尔历初始于黑森林大火后在南边建立的城镇,由皇室命名,借以祭奠曾在黑森林中生活并自称摩尔的祖辈,而发展至今,城镇的规模用“国”字相称犹过而无不及。

    且从黑森林大火开始说起,在那之前整个森林都被强大的龙族所统领,他们精通魔法,精通炼金术,并以此自傲,统领百族——包括人类,那时人类还不是称作为人类,他们位于百族之最低处,且被冠宇“鼹鼠”之称,这种贬义的称呼出自于人类只能给他族掘土等低等的活计。当然,百族中也有不那么以为的,他们亲切的将人类护在族中,并暗中帮助,那是当时唯一可以抗衡龙族的种族,他们称呼人类为“摩尔”,借以表达自身的友好。渐渐地,就连人类自己也以“摩尔”二字自称。这种受尽压迫的日子持续了近乎千年,在那个种族的帮助下,人们学会了耕耘,学会了语言,学会了写字……不知不觉间,那个总是受到欺凌的人族不知何时竟开始变得强大,虽没有足矣抗衡龙族的力量但是却得到了超越龙族的智慧——千年时间,原本最有智慧和力量的种族,只剩下了力量。森林之火起于时间和原因早已无人能知,据史书记载与火灾中的人们口口相传,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几乎毁掉了百族,毁掉了大多数璀璨的文明结晶,包括无人不会的魔法与炼金术,就连文字也近乎消失殆尽——当今只存在于传说的黑森林语。龙族惨死,其他百族也未能幸免,包括那个曾将人类护于臂弯的种族——人鱼。

    人族举族南下,终于逃离了森林,大火持续的时间很长,直到火灾终于退去的时候,原本晃若仙境的森林变得焦黑一片,且时而会有古怪,到了后代,森林被冠以黑字,命名为黑森林。直到人(摩尔)王八世为明令禁止人们对于黑森林的求知欲,遂建立了皇家禁卫军骑士团,并将黑森林的入口由重兵把守,设前哨战。骑士团几乎不参与追捕任务,这类任务全权由警署负责。也算是分工明确了。

    据坊间传闻,骑士团现任团长和现任警署署长的关系极差,二者甚至在一年一度的工作总结会议上大打出手。当然也有半夜里酒馆里的醉鬼说看见二位把酒言欢好不畅快。但是于公于私,艾尔都不会把自己所负责的案子交给瑞琪。

    近几日,主城之中,出了一位自称RK的傢伙,以盗窃绝密资料档案为主,视城堡密室如自家花园般闲庭信步,虽然施行盗窃案后不日便会物归原位,依旧另艾尔羞愧万分。于情于理,RK的通缉令是不经过骑士团团长之手的,但偏偏还是送到了瑞琪的办公室。

    警署署长——瑞琪的老对手——艾尔亲自带人去了国家最北部,黑森林的唯一入口——前哨战。自从瑞琪一次航海归来后将舰长一职交予了弗兰克,就由最南调任去了最北,成了皇室禁卫军骑士团的团长,长年累月驻扎前哨战。即使是这样近乎与世隔绝的日子,瑞琪依旧听说,皇城之中出了一位“盗贼”,每次行动,总会奉上借条一样的预告函,目标尽是些机密文件档案古籍,被盗走的物什四五日后就会发现又归于了原位,复位时也总附上了感谢信。当然,所有的感谢信都被解读成了“嘲讽”之意。瑞琪收到老队手亲自送来的档案资料,除却一张极尽张扬的照片和宛如缩写的姓名R.K.以外就连性别也都是不明。瑞琪有些发愣,照片中的青年似乎是在哪儿见过,被精致面具遮住了大半脸只能看见嘴角微微上扬。

    “其实,我是最不愿意来找你的,这么个小贼我警署会搞不定吗。”艾尔在沉默中开口。“实际上是收到了他的来信,说是近日会来骑士团造访。”羊皮纸上言简意赅,署名RK二字大气的画出好看的弧度。

    瑞琪忽的想起一个幼小的剪影持着尖锐的壳类在礁石上落下了划痕,字体磕磕盼盼的打着圈儿。在想什么呢,RK这两个字母的姓名缩写全世界有那么多。况且,他不是人类,就连我国的语言都一窍不通。

    信上只说了“来访”,艾尔敢肯定RK只是来访而已,“他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我调查过所有他翻阅过的内容,所有的文献几乎都是有关于国家的一些隐秘的历史或者是事关法律的初稿修订案再或者就是骑士团的发展史以及所有人的档案资料。”艾尔分析着结论,忽的话锋一转“或许他可能看上了瑞琪你也说不定。”他这么调侃老友。这话在当时的确是应验了,并且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同样准确无误。

    RK即将造访这事不论是瑞琪还是艾尔都没有声张,日子照旧的过,似乎来访只是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艾尔已经回到了中心城区,留给了瑞琪一个独自思考的麻烦。当然瑞琪苦恼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依旧记得童年时代同前任舰长航行时的惊鸿一瞥。

2.

    年幼的瑞琪和大部分男孩子一样,充满活力,不知疲倦,好奇心重的很且极有冒险精神。尽管军纪严明是舰中的首要法则,显得早熟的瑞琪依旧改不了孩子一样的玩闹心思,在夜晚离开自己的房间享受夜晚甲板上的海风。计算着换班事件的间隙,瑞琪偷摸着溜去了甲板的暗处——他物色这个地方好久了。静谧的夜空,群星闪烁,深色海浪荡起的波纹和夜空融在了一起,偶有鱼类甩起尾巴会溅起浪花点点。一点点银白的反光是贝壳类制成的粗糙面具歪斜的立在少年的鼻梁。瑞琪看着他出神不由得想伸出手为他扶正那个略显拙劣的面具,却没注意到一个少年竟会在这样一个夜晚孤身一人出现在深海。少年在他伸出手时忽然的没入海中,独属于鱼类的尾在瑞琪眼中倒映出好看的弧度泛着海色的光。

    瑞琪依旧清晰的记得那时的惊艳,脑海中闪现的一个古老的生涩词汇——人鱼。传说被造物主宠幸的族类,在历史长河中从不曾流逝。但古籍文献中却少有提及,老人们的口口相传给这个种族添上了神秘,传闻凡是见过他们的人无一不都被其美丽折服。年幼的瑞琪躺在床上,思忖着听闻的所有传说,碧色的眸子里泛着光影,就这么睡去。这时的他大概还不知道,这不是他唯一一次遇见这只人鱼,并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中,他会和这位神秘种族的少年一同度过。

    幼年瑞琪开始期待能在某一片海域的角落遇到少年人鱼。菩提大概是看出了心爱弟子的期待,语气中是重重的深沉“别想着去找人鱼,只有他来找你的情况。”

    “导师?”

    “霍霍霍嚯,胡说的胡说的……”

    年幼的瑞琪回到学校以后几乎把大部分的时间用在了历史学,神秘学和古生物学这类较偏僻的学科。也就是因为于此,瑞琪的知识斑驳且广泛。

再一次遇见少年人鱼,瑞琪已接替了老舰长的位置。少年人鱼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几乎近十年的光阴不曾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大胆而毫不顾忌的坐在礁石上,鱼尾拍打海面溅起浪花。面具精致,鳞片与贝壳拼接在一起,龙飞凤舞般的雕刻隐约是蝴蝶的模样。年轻舰长当即跳下海去,在少年边上坐下,人鱼看上去不太开心。

    “怎么了?”瑞琪这么问他。

    少年歪了歪头,像是在思考瑞琪说了什么,良久他吐出一个词“Kidder。”带着还没变声的少年人独有的软糯声线。

    瑞琪飞快的回忆脑海中所有语种,他竟然找不到一个与之相匹配。他忽的想起古老的已经是失传的黑森林语。瑞琪盯着人鱼一张一合的鳞片,愣了许久才明白少年应该在说他的名字,他笑了一下,直视那个好看的面具“瑞琪,我的名字。”

    少年的唇张了又合“Ri……cky?”费力的模仿瑞琪的声调。

    “对,没错。”瑞琪眼底笑意渐深,眸子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就连语调都是轻快上扬的。他忍不住伸手弄乱少年夜色的短发。

    少年大概是从没有受过这般亲密的举动,他弄不清人类在想些什么,胡乱地甩着尾巴,“瑞琪。”他忽然叫了年轻舰长的名字,带着笃定。瑞琪惊异于人鱼发音的标准,等不到他说些什么,少年又一次开口,一字一顿的“我、的、名字、Robot Kidder。”像是怕人类的听不懂的样子,精致的面具被掰碎了一块,红色的眸子暴露在了瑞琪的眼中,壳类的尖锐在礁石上落下了划痕,字体磕磕盼盼的打着圈儿。金发舰长随身携带的匕首挨着字母烙下“瑞琪”二字,人鱼蓦地笑了起来,睫毛一颤一颤的,尖牙也露在了外面。

    接连几日的劳累疲惫,瑞琪恍惚着在办公室醒来,感慨多年未见的少年人鱼竟然钻到了梦境里面,不知他现在是怎么样了,瑞琪这么想着。此时还是半夜,木质桌上厚厚的资料书籍堆积,窗外可以清楚的看见黑森林深处泛着的诡异的光亮,也同样可以看见月儿的清冷的颜色,和那天一样,瑞琪这么想着。忽的眼前大约是出现了少年人鱼的影子,下一秒是好听的青年声音:“尊敬的骑士团团长瑞琪先生。”

3-4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与醉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