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R】蓝珍珠3-4

·伪原著(架空)

·私设成堆

·CP瑞R、少量菩库。

·RK库拉人鱼设定,

·RK全名Robert Kidder

·拉姆改为精灵。人类是没那东西的设定。

·时间线沿用原著,但求不较真。

增:

·菩提已故。

·么子和捷克同父同母,捷克年长,且没有黑猫一说,故,王位继承人为捷克。么子幼龄设定。

·别问我为什么乐乐最后是瑞琪收养的,而且也是人鱼设定,因为我突然想到的,半人半鱼不太靠谱。乐乐和么子一样大,日后是好友。

1-2

3.

    瑞琪警惕的盯住房内的不速之客,眼前的人同自己距离了一米,问候的语气包括礼节竟无一处挑剔,瑞琪放下了搭在剑柄上的手,“那阁下必该是在皇城之中捣尽麻烦的RK先生。”

    RK似是发出了疑惑的轻哼“我本以为,这里消息闭塞还想给个惊喜,看来是不可能了。”

    “艾尔署长已经把你的资料给我了。”瑞琪笑笑指了桌上的案卷,他当然知道RK说的只是玩笑话。

    “好吧,我原本以为艾尔会帮我保密的,我记得我强调过。”RK耸肩,“其实我只是想找点资料而已,你知道有些资料会比较机密。况且……”

    “况且?”

    “嘛,如果正规渠道能行得通,我想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虽然我需要什么都给警署行政院打招呼,用完我就会还回去,可惜他们并不信我。久闻团长先生为人谦和,故来拜访。”RK款款步出阴影之下,拇指与食指从质地上好的夜色长袍中拿出了一枚珍珠,沉吟了片刻,“……这个。”

“这事骑士团可不能帮你。另外,每一位公民都有资格参加考试,如果你有能力得到赏识,你也可以同样得到翻阅资料权限,我国的法律还是十分完备的。所以我们之间并没有可谈的。”瑞琪的语气中带着严肃,他撇了一眼青年手里的珍珠,“这珠子应该是产自南边摩罗地海海域的稀物。如果阁下有所调查,那应该知道瑞琪这个人不受贿赂。”

    RK的神情在下一秒变得有些微妙,原本上翘的嘴唇——姑且称之为愉悦的表情,嘴角搭了下来,他抿了抿唇,动作也变得僵硬,为什么,他在想这个问题,就像无数次思考过的那样,种族不同所以思维方式也不同吗。

    瑞琪当然注意到了他的僵硬,说中了吗,他这么想,就像一语道出罪犯的动机以及罪证时候的那样。瑞琪不清楚为何心中还是有点失望的——他原以为这个叫做RK的青年会是他的人鱼。人鱼怎么可能变成人类嘛,你真是想太多了。

    “Ricky。”RK忽然这么叫他,我原本以为你会理解我,果然因为你也是人类吗。怪盗先生颠了颠手里的蓝色珍珠捏成了粉末。良久,他嘴角微笑弧度大了——是一副咧开了的笑,似乎带着嘲讽,他微微抬起下巴,面具遮住的眼睛看不出表情。“红龙的宝藏,我要了。” 

    等瑞琪明白RK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找到他,找到骑士团,已经是RK离开后的之后的事情了,他无数次的想过,若是在此时做出另一个选择就不会再有一系列的悲剧发生。但就现在而言,瑞琪听到“红龙的宝藏”几乎是发怒一样“你疯了!”

   “我不本来就是疯子?”对于你们人类来说。RK忽然凑到瑞琪的眼前,刻意压低了声音。手中紧握的粉末向沙子一样落在了写字台面。“不过,如果团长大人觉得有义务来阻止我的话,我会很乐意奉陪的哦。”下一秒,夜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较高的窗台“还有,法律是需要不断修缮的。”瑞琪本能的向窗口望去,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人鱼的青年时代是几乎占据了他们的大半生,几乎没人见过年迈的人鱼,据考古发现与推测,他们会寻找一处隐蔽之所度过生命的终点。有传闻说,幼年时代的人鱼独自一个人的,那时候的他们见到的无论是谁都会有着亲近的本能,甚至是比父母更加依赖的存在,比如说精灵。”

    夜晚的风迎面拂来,夹杂着海水咸味的清爽,那个夜晚也是这样的海风,记忆中幼小的身影同青年的温雅重合,薄唇开合,是同样的一句不标准的发音。瑞琪忽的记起一个古旧的誓言传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犯了一个弥天大错,他甚至想不到应该怎样去弥补,几乎能想象的出自称RK的青年面具下绯色瞳孔里的绝望,他小心翼翼的把桌上的残留归拢放在小瓶子里,佩剑的剑鞘系着小瓶,搁在腰间。

4.

RK曾无数次想过与瑞琪的重逢,他想象过瑞琪惊讶的碧色眸子,想象过瑞琪劝阻他别再行动,也想象过瑞琪一把把他圈在怀里说着想他。但他从未想到瑞琪竟不记得他了,仿佛数年的期盼和找寻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待在暗无天日的深海,他几乎每夜都会想起那一头金发,就像阳光。幼年的RK这么想,“如果面具能做的和父亲一样好看就好了。”小小的人鱼觉得第一次相遇就是自己那么奇怪的样子,他几乎想都没想就回了海里——那是他自己做的第一幅面具。父亲和母亲在某一日突然离开——他们必须离开,为了能让孩子独立的过活,留下了信件当做告别也留下了一对蓝色的珍珠。人鱼在第一次偶然的相遇后日日冒出海面却再也没有遇到“太阳先生”。一定是没有珍珠的原因,他这么想。近乎十年的时间,小小的人鱼终于捡到一颗很小很小的珍珠,视若珍宝。

再一次相见时,瑞琪已经变得成熟,虽然还带着些许的青涩,但小人鱼一眼就认出了他,大胆的坐在礁石上,他想太阳先生一定会来的。虽然面具看上去依旧不如父亲的,但是他高兴地几乎雀跃,鱼尾拍打海浪,却又不敢去看人类的表情。小小的人鱼还是小小的,他兴致勃勃的告诉了人类他的名字,虽然他听不懂人类在说些什么。因为珍珠实在太小了,小人鱼觉得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手,也不好意思交给人类,又带回了海里。

一厢情愿啊,RK这么想。

    但是他分明认得珍珠,分明擅自把名字写在旁边,他分明就是瑞琪没错。

    泡在自家的浴缸里,深色的鱼尾高高的扬起,弯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夜色的长发披散。

    RK称要盗取“红龙的宝藏”,没人知道这位青年到底在想什么——除了他自己,当然还有鲁比,一个帅气的小精灵。

    “你这是在送死,没人能在红龙的口中活下来。”

    “我还没那么蠢,鲁比。”

    “据说宝藏里面藏有骑士之剑我想……”

    “你明知红龙是有多……”

    “鲁比。”RK突然沉声的道了小精灵的名字。

    闻言的小精灵下一刻缄默不言,空气里的温度像是降到了冰点。RK翻了个身,背脊上好看的鳞片开合,血丝渗透蜿蜒而下,明显是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主……”精灵的话未完,RK就已经起身,在身上裹了一条浴巾,俨然已是人类的模样。

“拟一封预告函。”

 

    三月的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早春的寒相较于严冬更甚一筹,清晨,在太阳刚出来的时候,街上鲜有行人,就连一些沿街的店铺都沉寂的宛若冬眠,偶有行者匆匆,是希望立刻进入暖气供应的室内。瑞琪裹了一条长围巾和大衣就出了前哨战,这样的天气在这位骑士团团长看来还算是宜人——对于曾在冬日飞雪中只着一件汗衫中裤登雪山的人来说。瑞琪是行人中唯一一个看起来稍显悠闲的了。当然,实际上他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闲适,为从安全考虑,人(摩尔)王八世禁止建造通往前哨站的列车,距离城堡前殿也有10公里的路程,哨站外的的马车同样能以备不时之需。瑞琪并没有乘坐马车而选择徒步——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多年不出哨战兵营的骑士团团长更想借此机会好好看看同记忆中不同的风光。以致当他便服赶到警署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原本盘算着艾尔应该已经就餐的瑞琪,惊讶的看见一反常态的署长认真研究羊皮卷上的字迹。艾尔见老友造访开口便是一句调侃:“啧啧啧,还挺帅啊,我都不知道瑞琪你竟然有那么多私服。”

“艾尔你能不能不损我。”瑞琪见老友一脸的愁眉不展,忽然道:“RK昨夜来了,这次是……”

艾尔抬头,同瑞琪交换了一个眼神,二者都从中读出了不可置信以及事情大了的意味。“看来皇宫这一趟非走不可了。”署长先生一脸十分麻烦的表情。

“若真是如此,那这件事骑士团非插手不可了。”瑞琪依旧不忘戳艾尔的痛楚。

会议在瑞琪同艾尔到场前就已开始,除了二位以外就是接手行政工作的行政官洛克,以及下任国王捷克和幼年的公主么么。会议室的桌上只是一张羊皮卷轴而已,气氛焦灼。骑士观点依旧不变“我们有义务去阻止RK,且不论他行径如何,他依旧是我国的合法公民骑士团有义务护他周全。”

“瑞琪你真的太天真了,他既然有胆量去惊动龙,日后将给我国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就像库拉……”行政官如是道,“如果不是他,我想我们不会失去一位伟大的骑士。”

“……大伯。”公主小声的啜泣

艾尔拍了拍小公主的肩膀,“所以只要立一张通缉令,他就不算在公民的范围。”

“是不是公民这一点对于他来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依旧会去寻找红龙的宝藏。我们的态度只有两种,一是放任自流,二是尽力阻止。”捷克敲了敲桌面,“相较于第一种,我个人更侵向于第二种。我们能更主动。父王曾与龙类签订过契约,他们不能主动进攻我国。”

沉默压在议室,谁也没有说服谁。

“那个……”么么忽然出声,“我碰到过RK,他是个好人啊,他给我讲故事,还送了我一对写有父王母后的名字的蓝珍珠。”小公主像是献宝一样的拿出了两个小盒子,“我想他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所以能不能救救他。”

“我会带骑士团一探黑森林。”瑞琪这么讲。

艾尔摇头“我退一步,只要是出了事情他就不是我国公民。”

5-6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与醉同歌 | Powered by LOFTER